有什么马六甲美食好介绍吗?欢迎你将稿件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Write in to us at [email protected] to showcase any nice cuisine and restaurant in Malacca.

Cai mama's blog

caimama 的头像

好無奈

2019年开年第三天就惹上是非,好無奈!
也许是我做人处事最失败的一次。

好無奈,好無奈。

原本只是平时発発自己的意见或感受却被爱我的人認为我被吃虧而替我打抱不平,真是唖子吃黄蓮。

性格堅強的她,認为我很懦弱,不敢直言。但她为所不知,不管如何在孩子在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会義不容辭会給于幇忙。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媽媽手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退休日

29/12/16,正式脱下職袍,别了朝九晚五的辦公室生涯,从此放慢脚步走向人生的另一旅途的退休生活,用爱与感恩耒过我的生活,希望快樂,更有意义.

回顧这一生四十年的辦公室生涯,非常感恩过去的僱主和仝事們在我的工作生涯中留下美好的回忆。虽然其中也有辛酸苦辣的苦事但大風浪过后,也㑹留下美丽的沙滩。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割除白内障日记

五年前(2011年)我已经知道眼睛长白内障了,但因为没有影响到我的生活作息,所以才延直至今才 (2016年)动手术。因为它最近已经影响到我的视线和眼力,眼睛也特别累。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长生学


你有听过长生学吗?

你对长生学认识有多深呢?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脚趾甲变灰色 excilor fungal nail infections

不知从何时开始,脚趾头的趾甲逐渐慢慢的变灰色, 而且不断的扩大面积,同时趾甲的质地又很脆弱,容易破碎,呈现凹凸不平,所以穿起丝袜很容易被弄破。
这些都是小问题, 可怕的是它能慢慢的侵蚀整个脚趾甲,而变成光秃秃的如以下的图片。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Smart phone 智慧型手机

隔了好久没写了, 好像也有一年多了吧!
应该太懒了吧!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我的汉语拼音太差了, 往往想要写下的东西却不能为所欲言,因此有时想要放弃,但我又不舍得, 所以在这深静的夜晚,欲然兴致勃勃的,一边在翻看字典,一边的在写,所以要用上好多的时间才能写出我要表达的东西。

Caimama 加油咯!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能做就是福,肯做才是贵;能给就是富,肯给才是足

能做就是福,肯做才是贵;能给就是富,肯给才是足。

这句话,说起来很容易,实行起来可要拥有一个容量大的心。
除了要有一个容量大的心之外,还要有自足常乐的思维,才能实行。
甘愿做欢喜受,自然而然,每样事多会自发自做。

身为父母者,身体健康者,当然会做,甘愿做欢喜受。 不管孩子们们是否已经长大,独立。

这对他们好还是不好呢?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长生学

在有缘之下,我认识了长生学。

为了要参与长生学的初级和中级的课程,当天还从北马赶回来参加在育才小学举办六天的课程 (25.11.12- 30.11.12)。 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因为地点离我家那么的近,我又怎能失去这么好的机会呢?

我非常欣赏长生学的办学过程,由报名拿表格至上完整个课程,办理,上课,开穴道的整个场面流程控制那么的好,肃静,严肃有条理。这次参加的人数大约有两千人。

Posted In
caimama 的头像

Long Call ? Call to the Bar?

What is "Long Call"?  or "Call to the Bar"?

以上的名词,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孩子唸的是法律系,相信我也不认识这个名词。

Long Call"  or "Call to the Bar", 是成为正式律帅前的一个仪式.

在马来西亚,无论在国内或国外完成了法律学位后必须要通过CLP的考试(Certify Legal Practice)及格后,再经过九个月的实习,得到资深律帅(master )的指导下才能申请成为合格的律帅。

Po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