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马六甲美食好介绍吗?欢迎你将稿件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Write in to us at [email protected] to showcase any nice cuisine and restaurant in Malacca.

心有鈴繫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九)

甲華堂悼文
沉痛哀悼顾兴光前辈甲华堂
敬爱的顾老,您终于走完人生路程,永远离开我们了。您的辞世,令我们失去一位很好的导师,华社失去良才,草木同悲!您在水深火热的1960年代投身政坛,是左翼政党社阵的强人。您铿锵有力的批判和浅入深出的分析,唤醒无数群众;您二度中选马六甲市议会民选议员,也是我国最年轻的民选市议员,曾经出任马六甲市市长。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八)

寫於面子書網誌/2012年4月6日

【顧興光,我叫他“哥”,因為他不喜歡人家把他當“老人家”,不喜歡我叫他顧前輩。所以,他是我哥,我很愛的“哥”。

這篇文章,是我在2010年9月訪問他時,他后來電郵給我的履歷簡述,電郵中說這麼寫著:

這是關於我的比較詳盡資料,可以摘用。

你留下來總有一天會用到的。哈哈!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七)

看尽风华 读书养生 顾兴光追求精神满足(光华人生)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一日 《光華日報》

报导、摄影:郑欣玲

陵陆更番变大荒,

关河寸寸冷斜阳;

最怜海外龙钟客,

独抱遗编说帝王。

这是南京大学古代文学专业副教授冯乾博士,在获悉其一名“老”学生通过硕士论文答辩后,为恭贺这名学生而即兴作诗。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六)

顾兴光的电邮undelivered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光華日報》●杨善勇
顾兴光先生在生的时候,我曾和他提起书写回忆录。顾先生总是付诸一笑,似乎不放在心里也完全不当一回事。后来有一回,参照他晚近发表在博客的系列文章,我略略编出大纲,请他按部就班逐一书写,每周一文,他也拉拉扯扯,不愿动笔。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五)

驻足红尘:此送彼迎 送别顾兴光 ~~李忆莙 (刊于《南洋商報》副刊~商余~文学 2012-04-10)
不过三个月,宋子衡、张齐清和顾兴光先后离世。一个接一个噩耗传来,已经不是先惊愕,接着引起一番感慨人生无常的那种反应了。这些堪称才俊的师友一个个离去,不仅令我伤感、情绪也变得低落。生死本是寻常事,而人生也总有尽头,但是怎么就这样“紧凑”呢?我总觉得他们走得太早了。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四)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沉痛哀悼顾兴光前辈

顾老是我尊敬的长辈。他在政坛崛起的时候,我还是小学生。中学时期,他是同学们景仰的人物,我们一群人是他的拥趸。选举期间,每天晚上追赶社阵的群众大会,就是要听顾老的演讲。他经常是压轴人物 ,是最后一位演讲者,一上台就掌声雷动。他以流畅的闽南话发言,逻辑性强、浅入深出的分析、鞭辟入里的批判、高昂的声调和慷慨激昂的语气,道出人民心声。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三)

悼念顾兴光先生——我敬佩的全能人才作者/黄士春 (刊于《独立新闻在线》~2012年04月04日)

消息传来,顾兴光先生走了,享年73岁。
我和顾先生,不算是很有深交,但还是有一些交往的,一直就佩服他的才干,特别是他的文才和口才。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二)

【仅供参考】杨善勇:兴光先生的“顾”事(刊于《東方日報》龙门阵~2012年4月4日)

新春开年,送了顾兴光先生一个短讯问候。顾先生回话:正在洗肾。大吃一惊,相隔一日联繫,他仍在仁爱医院,一边接受治疗,一边答话:这儿有个老人家,洗肾多年,现在90多岁了。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附錄:悼念顧興光文章(一)

【杨城蓝井】杨艾琳:顾大哥走好,雨天湿了我的泪眼(刊于《東方日報》龙门~ 2012年4月4日)
这个下午的雨下得特別凶,因为明天要出远门,我正在外头忙一些事务。接到一通简讯,我呆了。去年还在马六甲和你用餐,当时我几乎认不出你来,你的憔悴在你太太的身旁,多么需要依傍。

Posted In
xinling 的头像

紀念我哥~顧興光(之十)

哥走了,還有遺願來不及完成。
他考獲碩士學位之后,一直想說待身體養好一些,就要再去唸博士。
很多人或者認為,年紀這麼大了,還考博士來做什麼?
其實,不用說博士,就連碩士對他來說,意義不只是那一張文憑,或者要憑著那一張紙來炫耀自己有多本事。

Po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