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马六甲美食好介绍吗?欢迎你将稿件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Write in to us at [email protected] to showcase any nice cuisine and restaurant in Malacca.

东晴西雨

crystal 的头像

当你年轻

当你年轻,脸颊粉嫩无瑕 人生漫长,三十以后是想像无法抵达的国度 爱人捧在掌心呵护,你却清楚再多的缱绻不过当下 生活充斥未知,是茫然亦是期许 与无数人擦肩而过 遇见一些人,然后转身离去 梦想很高很遥远,心却紧贴土地   当你渐老,与第一条细纹问好 人生苦短,三十以后是飞速抓也抓不住的时代 那人一句善待自己的叮咛,管他轨内轨外,一生再长长不过当下 生活一大半尘埃落定,是稳然也是无能为力 于是你只想妆点容颜 继续遇见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没有女人,除了人

一场婚宴上,新郎四十五岁,新娘二十九岁。 无人觉得有何不妥。当然没有不妥。 想起众人追看港剧“冲上云霄2”时,有个人说无法接受马国明与江美仪这一对。 我问:你却可以接受吴镇宇与陈法拉? 嗟,原来不是年龄悬殊问题。   一个男孩呈现关于性别歧视问题的报告。 末了,天真的男孩举例说明男女平等,包括国际妇女节。 原谅他,也许他来自另一个星球,不曾听闻马拉拉,或上个月也门一个八岁女童新婚之夜死于内部出血的新闻。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继续再玩

我不是作家,但我正经历写作障碍。 更正确来说,应该是人生瓶颈,因为这障碍无处不在呵。 驾车在某道路瓶颈处,不由自主如是想。 最严重的时期,任何正经事也做不了,因为无法如常思考的缘故。 偏偏一份份报告、论文,还有因为研讨会和酒店接洽的种种事项,不得不用脑袋。 本来一直默默承受,独自挣扎要打破缠身的茧。 破天荒第一次被追起报告论文时,嘴里只能说正在努力中。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嗨,溜山

启程之前心中装着无数顾虑,不得放下的以及不得不放下的。 但又确实需要一个喘息的时空间,再继续下去会疯掉的感觉不时吞噬自己。 来到旅程的第二站,其实开始想家,想念专用的明亮洗手间、想念刚换了床单的被窝。 甚至、竟然也开始想办公室、想念工作天。 无可救药的变态,也是常态。 然后看到明信片一般的蔚蓝天空、碧绿海水,提醒自己假期即将结束,尽情享受吧。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懒人厨房游(戏)记

如果有机会出版食谱,我会写材料不多于五样的简易食谱。 或者如何偷"呷步"的懒人食谱。 因为我相信类似我这样的懒人一定很多,有市场。 但是不会有那么一天。 因为我不会写食谱。 因为我总是随兴发挥。 因为我都是凭感觉决定份量。 更重要的是,因为我懒。 偶尔的灵机一动,创新不同食材的配搭,有令人惊喜的结果。 没煮食的好技能,在厨房我只有好玩的一颗心,以及敢于尝试的勇气。 没到最后一分钟,其实自己也不知成果如何。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人生中有些事情即使竭尽所能去努力,最终还是有所不及

偶尔总有这么一天,感觉自己差强人意的颓丧日子,怀疑自己到底是否在恰当的位子,前景黯淡,心情跌至谷底。 别说只要你想、只要你努力,必然会成功类似的不负责任说辞。 一种米养百种人,各人天赋不尽相同。 天生我材必有用,关键在于你找到"我材"为何材了吗? 有些无知的人举比尔盖兹为例,说:看,大学没毕业又如何,成群大学毕业生为他打工。 问题是你若毕不了业,很可能连为他或任何人打工的机会也没。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相逢恨晚

我喜欢向日葵。 好几次问妈为何不种,她就会说以前种过了啊,但向日葵需要一直翻种,后来就没种了。 每次我都很困惑,为何印象中不曾在家里见过向日葵。 今天和妈通电话又提起向日葵,她再次说以前在老家不就种过了。 我又努力在脑海搜索那个记忆,仍是徒劳。 妈接着说,老家庭院还没铺石灰地的时候,我种了向日葵,中间还有一颗芒果树。 慢着,石灰地?自我有记忆以来老家的庭院就是石灰地呵。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幸福

那天會議結束後,天仍是一片灰蒙。 想了想,決定翹中午時分的瑜伽課。 走進一家書店,慢慢逛,慢慢挑,買下好幾本書送給家人。 兩袋滿滿的幸福。 路經這家好久沒去的店,懷念有餘閒泡一杯黑咖啡,細細品嚐蛋糕的日子。 步入,坐下,點了一片榴蓮芝士蛋糕加一杯熱拿鐵。 一片幸福,加一杯幸福,滿滿的。 讓自己快樂的要訣之二:花一些錢 – 在他人身上;做一些自己享受的事情。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亲亲

温柔是你黄昏的一头长发 绕在心头束成回荡 轻轻覆盖满怀思绪 粼粼闪动是爱情的灯火调皮挑逗 亲亲,亲亲 夜 很短 笑意盈盈在嘴角徜徉渲染 我在背后窥视你眼中风景 不动声色一贯慧黠 滋滋蔓延成喧哗与嬉闹的追逐 亲亲,呵亲亲 昼 快尽 一手惆怅换一手实在 一手笃定交一手未来 话语累赘 誓言多余 亲亲,亲亲 天 将亮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破晓

穿过烟雾        涉水而上 我自满山的心事走来 鸟不再语        花不再香 旭日的踪影渺然 曾经渡过的江水依旧,潺潺 当年并肩仰视的大树,健在 岁月很轻        思绪很重 伸手抓一把响彻云霄的空 午后如糖的承诺落叶般旋转飘零,万死犹轻 耳边仍旧回响的壮志入土化作春泥 在寂静的夜晚呵护一个个醒来即被遗忘的梦魇 思绪很轻        岁月很重 越过苍茫        跨过小溪 我向遍野寂静走去 山不再青        水不再绿 曙光在缝

Posted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