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马六甲美食好介绍吗?欢迎你将稿件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Write in to us at [email protected] to showcase any nice cuisine and restaurant in Malacca.

东晴西雨

crystal 的头像

她走进一家咖啡馆,里头只有一桌客人。那对情侣用着早餐,各自低头看手机屏幕。咖啡馆里很安静,正合她想要阅读的心意。 她翻阅了菜单一会儿后,示意一个年轻的侍应生过来。当他走过来时,她低下头看菜单准备点餐,冷不防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抬起头,见侍应生站在身旁,给她看手里握着的点餐小簿子,上面贴着一张纸条,以英语写着“嗨,我是失聪者”。她立刻对他点点头,开始用手指点餐。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梦魇

小时候每回发烧都很害怕睡觉,因为睡了就要作同一个梦。对别人来说,那梦也许一点也不可怕,对我来说却是噩梦。  梦境中,我在熟悉的游乐场,坐在秋千上荡呀荡的。荡秋千是游乐场数个设施中最叫我钟爱的,何来恐怖呢。然而荡着秋千的同时,耳边不住传来男男女女的说话声音,眼睛却不见任何人。游乐场中只得我一人,恐惧逐渐加剧,我想从秋千跳下,秋千却怎么都停不了。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以荷为贵

你说,又是一个伤心天,我们何时才会有好消息呵。 我答,所以不买报阅报很多年了,快速浏览标题得个知字就好。 如果沉重太重、无法负荷,逃避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世事纷扰,复杂的利害关系,都叫人郁悒。 那边厢加沙战火未熄,这边厢危机重重,一个不小心只怕燃起另一把战火。 有说莲又名荷花这植物,花死根存,来年又开,犹如那重复的轮回。 欲念不除,轮回不断,谁能如那莲花看破红尘,出淤泥而不染。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时间

车子在交通拥挤的路上以龟速缓行。接近分岔路时,心里盘算着是否该驶出进入某收费高速公路。 向前直行的道路如果不塞车,至多只需十分钟可抵达目的地,交通拥挤的时候往往得花个半句钟。 使用付费高速公路其实是绕远路而行,但一般来说交通没那么拥挤,十分钟便可抵达目的地。 最后还是把车子驶入高速公路,然后想起小学学堂里教的那句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双手的温度

妈给两个小瓜裁缝了睡衣裤,乐得他们喜滋滋。在电话听说了,也只能想象他们的欢喜。孰知一个回来后,特意给我看那件裤子,一再强调两个重点:阿嫲手作的;阿嫲为我特作的。另一个则没和我提起,后来才听说新缝衣裤拿在手里,他可是喜出望外,但却说不会让我看到,因为没我的份。 我这才完全了解他们开心的程度,确实出乎意料之外。两个小瓜物资生活优裕,我一直担忧他们被虚荣宠坏。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煎饼

炎热的日子,高照的艳阳叫人不肯踏出家门一步。饿了就看屋里有什么食材,就手解决餐食,最方便又美味的是煎饼。马铃薯及红萝卜切丝和些面粉糊,下锅煎半熟时,再敲个蛋,就是一份简单的早餐。厨房偶有捉襟见肘的时候,但只要冰箱仍有泡菜,就可弄出一碟好吃的泡菜煎饼,然后提醒自己少些忧虑,即使失业还可以去卖煎饼谋生。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无悔有悔

检阅手机里的照片库,发现拍得最多的还是花花草草。 在迎接农历新年之际看这片姹紫嫣红,更是增添春节气氛。   赏花,难免稍微伤春悲秋一番,因为时光稍纵即逝呵。 观月圆月缺,需时一个月;看花开花落,有者不过一日的光影。   最初谁开始衡量时间这码事,如今已经无从考察。 看看四周,时钟、手表、电话以及电脑上的时间显示,无不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流光易逝。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2013年的糖罐子

一三年初开始把生活里的大大小小美好事收藏在“糖罐子”里,年末回首细读,五味杂陈。回顾一三,发现那是人生一个重要里程碑,当下只觉瓶颈一关复一关,如今看来都是突破舒适圈的挣扎过程。琐碎的事不在话下,只挑了几项影响巨大的体会记录在案。   一百五十卢比的感动 与老师一起做研究写文章的过程里,不止一回自我怀疑,将来是否要继续这条艰难得来报酬又不与付出成正比的路。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当你年轻

当你年轻,脸颊粉嫩无瑕 人生漫长,三十以后是想像无法抵达的国度 爱人捧在掌心呵护,你却清楚再多的缱绻不过当下 生活充斥未知,是茫然亦是期许 与无数人擦肩而过 遇见一些人,然后转身离去 梦想很高很遥远,心却紧贴土地   当你渐老,与第一条细纹问好 人生苦短,三十以后是飞速抓也抓不住的时代 那人一句善待自己的叮咛,管他轨内轨外,一生再长长不过当下 生活一大半尘埃落定,是稳然也是无能为力 于是你只想妆点容颜 继续遇见

Posted In
crystal 的头像

没有女人,除了人

一场婚宴上,新郎四十五岁,新娘二十九岁。 无人觉得有何不妥。当然没有不妥。 想起众人追看港剧“冲上云霄2”时,有个人说无法接受马国明与江美仪这一对。 我问:你却可以接受吴镇宇与陈法拉? 嗟,原来不是年龄悬殊问题。   一个男孩呈现关于性别歧视问题的报告。 末了,天真的男孩举例说明男女平等,包括国际妇女节。 原谅他,也许他来自另一个星球,不曾听闻马拉拉,或上个月也门一个八岁女童新婚之夜死于内部出血的新闻。

Posted In